鸿雁在云鱼在水——期末备考

杂食向动物 小学生文笔
语早死 ooc不解释
初二汪 不开车 不定期更新的渣渣小透明

近期任务

我…我这么久没上LOF,来诈个尸…因为期末临近,所以大概7月8号放假才能更
虽然我的文可能没人看,但为了防止被打成饼饼,码个近期任务…
⊙蝎迪  茶叶之恋
⊙鸣佐  北京卷
⊙镜像的余烬,CP还没定
⊙要不来篇六件套日常?
⊙鸣佐  妖之恋
就先…这么点…吧?

垃圾LOF我们来谈谈人生如何?

〔火影/蝎迪〕茶叶之恋①

⊙语早死  ooc属于我
⊙欢脱向(大概)
⊙设定岩隐和砂隐交好,小迪有一回犯二骑着鸟溜达去了砂隐差点被整成叛忍,被土影老头拎回去了,但在沙隐结识了我爱罗,小迪瞬间被团子爱吸引,以至于见到团子就想动手动脚(wtf?)
⊙四战不会发生,小迪不会叛村√
⊙然后…然后…喜欢团子的小迪眼巴巴戴上砂隐护额加入砂隐暗部,屁颠颠找团子爱去了(迪爱亲情向)
⊙本章小迪还没变成砂隐的人(什么鬼)只是过来玩的
——————————————————————————————

茶叶之恋嘛…茶叶自然是用杯具来装的啊,就是装在杯具里的恋爱啊…---无良的阿鸿

——————————————————————————————
正巧‘晓’里最近也没有任务,于是处在砂隐村的蝎,饶(xian)有(de)兴(dan)趣(teng)地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把自己拆了重组一遍。

蝎面无表情地站在鹰嘴崖上,他的面前放了几具‘蝎’,都是傀儡,是各个年龄段的‘蝎’,几张白皙的面容照在夕阳下,显得…分外诡异。

蝎可没有在意这些,他正思索着换一副壳子,最后终于决定,嗯,年龄看起来最小的那副壳子不错,毕竟有时候也要放松一下。

↑这是对自己装嫩行为毫无所觉的蝎

突然上空出现大片阴影,蝎抬起头,看见一只巨大的白鸟,而更令他在意的,是那巨鸟上的少年,金色的发分外耀眼,长长的发被高高扎起,少年脸上有着肆意的笑,竟然…

有点好看。

蝎被自己的第一印象吓到了,收了收神。

金发的笨蛋小鬼。

蝎重新为他下了个定义。

正当蝎发愣时,‘金发的笨蛋小鬼’蹿了过来。蝎眼前出现一张金光闪闪的脸。蝎确定自己没用错形容词,因为对方在风中飘动的长发漾起粼粼的金色涟漪。

“啊咧,小朋友你要跳崖么?嗯。”被白色飞鸟驮着自悬崖上飞上来的少年睁着湛蓝的眼睛,很好奇的问。

“……”看看对方也就十岁左右的年纪,蝎毫不怀疑自己被占便宜了。在心里冷哼一声,蝎十分想用尾巴把笑容灿烂到欠扁的死小孩抽飞。

“唔,有什么想不开的啊?嗯。”迪达拉仔细看看面前这个小正太,红发碧眼,似乎软软的很好捏。嗯!

迪达拉眼睛亮了起来,看着与团子爱极像的蝎,产生了“让我欺负欺负吧”的邪恶念头,于是现在外表是粉嫩包子一枚的蝎就这么落入了怪哥哥手里。

当然,很久很久之后在迪达拉无意中说漏嘴时,他家蝎旦那让他充分认识到这种把他当成别人替身的行为是非常错误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还清债是遥遥无期的,还有……腰是需要好好保养的。

“小朋友啊,生活就像强[吡——],无法反抗就享受吧。嗯。”迪达拉从黏土飞鸟上跳下来站在正太版蝎筒子身边,仗着身高差的优势大力拍蝎子的肩膀。

蝎觉得这副壳子要散架,不然自己怎么有点站不稳呢。在摇摇欲坠中他努力抬头看迪达拉的表情,单纯天真。于是内心已经是叔的蝎下意识的深呼吸——虽然他没有呼吸系统,“你知道什么是强[吡——]么?”

“诶?这个……”迪达拉小朋友在犹豫是说‘知道’还是‘不知道’呢。承认不知道吧会显得丢脸,说知道吧一旦小朋友追问起来要怎么说?

“你听谁说这句的?”蝎一看迪达拉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孩啥都不懂,于是转而觉得他家长太不负责了。

“咦?唔…是住在村口阿姨隔壁的王叔说的,嗯。”迪达拉有些迷糊。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怎么办?

“你以后别说这样的话了。”蝎难得的好心一次,却换回一个驴肝肺。

“哎呀,你怎么和老头子一个风格啊!嗯。”迪达拉顺手去捏蝎的脸,然后特别哀怨的问,“你是砂隐的么?嗯。”

蝎微微震惊,下一刻本能的产生杀意。弹出指甲中的刀刃,那上面的毒可以让人无法察觉。

“嗷嗷、你们为什么都要在脸上裹沙子啊……嗯。”看着像白包子的脸其实硬的像花岗岩,迪达拉无比忧郁的把蝎抱进自己怀里揉来揉去,“嗷、身上也是铠甲……嗯。”

看着把下巴压在自己肩上,蹭来蹭去的金发孩子,蝎突然觉得对方好像一只耷拉着耳朵的金毛大狗。还有……好久没有人这么亲昵的拥抱过自己了,蝎慢慢收回指甲上的武器,安静的站在那里。不过当听到脑袋上方传来的嘀嘀咕咕“好吧,至少你比我爱罗乖多了,肯老老实实的……”时候,蝎心下一怒,抬腿把迪达拉绊倒在地。

“啊!”后脑勺磕在比较坚硬的地面,迪达拉痛呼一声,“我要教训你。嗯!”宣言完毕,把压在自己肚子上的蝎掀下去反压到下面,金毛猎犬张牙舞爪的扑了过去。

蝎的这副壳子歹毒的机关比较多,但是细胳膊细腿儿的想近身肉搏就不行了。而常被砂隐小熊猫教训的迪达拉近身格斗那是一日千里的进步,因为落后就要挨打。当然,进步的他也是挨打的次数多,因为我爱罗开启了外挂。现在蝎和迪达拉两个人对上,倒也一时难解难分。

闹腾的尘土飞扬的两只正太伪正太最后大字型在地面摊平,“唉,我在砂忍怎么没见过你啊?嗯。”迪达拉推推一边的蝎,“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迪达拉。嗯。”

……都压倒反压倒打得不亦乐乎了,这俩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

“我不是砂忍的。”蝎看看光明正大带着岩隐护额的小孩,“你不应该是岩隐的么?”

“啊,砂隐更好玩。再说我早就从岩隐翘家了,嗯。”迪达拉气哼哼的道,“那个地方阻拦了我的艺术发展,嗯。”

“嗯?什么艺术?”蝎这个艺术家开始感兴趣了。

……

……

“爆炸才是艺术,那一瞬间的热情!嗯!”

“哼,永恒的美才不会凋零,你个白痴。”

“#¥%%……”

“*&&@#”

“你真是个不可爱的小鬼!嗯!”

“我比你成熟多了,幼稚的小鬼!”

尘土飞扬飞沙走石(……)日月无光(喂……),又掐一块去了。

此后三天,蝎和迪达拉致力于说服对方同意自己观点的伟大事业中,三句一对骂五句一互殴,生活充实,运动充足,那一段鸡血四溅的岁月啊。

眼见着这次任务的时间已经耗费的所剩无几了,迪达拉不得不驾鹤西归,咳,乘鸟西去,反正砂隐村在西边就是了。看着没有被自己说服的小朋友,迪达拉有些舍不得。难得遇见一个有共同话题——哪怕是有分歧——的朋友,咬着嘴唇想了想,小迪问蝎,“喂……你、你要不要和我去砂隐,岩隐也可以,一个人流浪一点都不好玩。嗯!”

在这一刻,迪达拉他不是一个人!宇智波斑大蛇丸同时附体,诱拐战术无师自通!

蝎愣了愣,有一刹那竟然想点头。

天,自己只是套了个儿童版的壳子但是不代表智商也退化到儿童版了!现在回想起来这几天的所作所为,蝎差点暴走。还好傀儡没有脸红这个系统,让他在迪达拉面前保持了良好形象。

“不要。”冷冷的丢下两个字,蝎准备转身离开,找个僻静的地方换回正常装备。

“唉……你可比我爱罗还别扭。到现在还连名字都不说。嗯。”迪达拉抱怨一句,从腰间的包里拿出一块黏土,手指灵活的捏成一只小巧白鸽。

“算了算了,你想来的话就写信让这只鸽子带来好了。到时候用这个术,嗯。”

跳上白色飞鸟的背,迪达拉对蝎挥手道别,和来的时候一样笑容灿烂的欠揍。看着那个金色的小点消失,蝎在四周结了结界屏蔽外界的窥视,然后换回了本体,再套上绯流琥的外壳。

看着放在一边的那只黏土白鸽,绯流琥的尾巴微晃就把它挑了起来,在半空晃悠两圈,还是把黏土白鸽收了起来。上面也没有探测类型的忍术,不必担心什么。

从此之后,应该也再无联系了
——
“搭档?”听零这么说的时候,蝎很不以为意。

“是个砂隐,原为岩隐忍者,擅长使用炸弹……”负责收集消息的绝把资料说给蝎听,“迪达拉,今年十二岁。”

“啧,又是一个天才么?”鬼鲛看看身边的新搭档,“真不能小看如今的小朋友们呢。”

“只是一个小鬼……”蝎这么说着,想起那个带着朝阳色泽的少年,突然就不愿意让那样的颜色被吞没……

同朱南组一起前去,在看到那抹熟悉的金色时,听着带着孩子气炫耀的骄傲声音,蝎隐藏在绯流琥之中的本体不由得微笑,虽然一个傀儡的微笑没有感情只有诡异。

迪达拉被鼬打败的时候,蝎也在犹豫,是把这个少年留在身边还是留在外面的阳光下。

但他选择把他留在那红发黑眼圈小子身边。

赤砂之蝎惯用剧毒,只有一次用了普通麻药。因为,不想让那个曾经给自己温暖拥抱的身体,变得冰冷。

-

“呃,蝎还没有脱离光杆的命运啊,不是说前几天出去抓搭档了?”飞段的大嗓门在山洞里的回音效果特别好。

“闭嘴。”嘛,绯流琥嘶哑低沉的声音也被扩音的不错嘛。

想起一直放在那里从未褪色的白鸽,蝎突然想写点什么了。不过……首先要编个假名,还有,下次私人见面一定要套个年纪比迪达拉大的外壳!

-

“迪达拉抽风了?”我爱罗问安排在自己身边的暗部,那边那个黄毛已经傻笑好久了。

“迪达拉少年,恋爱了。”暗部从那张被迪达拉看了N次的纸上得出结论,“收到情书高兴的。”

“情书?”

“哦,和喜欢的人表白用的。”暗部语气中带着嫌弃,金毛可别带坏我爱罗大人了。

“滚,这才不是情书!嗯!”——脸红的

“那这是账单啊?”

“这是笔友交流!”

“哦……”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爆炸吧……嗯!”

“迪达拉大人,虽然你是暗部队长,但话不能乱说,我还戴着面具呢。”

*那个小鬼,绝对绝对比我爱罗和这个整天可劲吹我爱罗的下属可爱一万倍!嗯!BY迪达拉
——————————————————————————————

其实我想说,旦那你误会小爱和小迪的关系了…
以及…小迪的口癖…好可怕…好难打…要废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Lof上所有图片都看不成了啊啊啊!!!连头像都看不了啊啊!!!一觉醒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啊啊!!!难道我只能看文了吗…ヘ(;´Д`ヘ)委屈死了…

为何感觉这个设定很带感?我一定是最近刀子吃多了…( ー̀εー́ )(委屈)

很喜欢在写作业的时候听这首歌啦_(:з」∠)_写数学的时候一边听一边写,感觉写得很快啦~( ̄▽ ̄~)~

建议喜欢火影的朋友们可以去B站看看哦 @刀笔添凉锈 太太做的视频很好哒~(✪▽✪),顺便向太太表个白~~( ̄▽ ̄~)~ @刀笔添凉锈

说起来是一首很好听的歌啦
只要忽略搞事的封面…
我一定看错了  绝不是我腐眼看人基…(债见!)

木叶63年,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忍者联军大获全胜,忍界开始和平。同年,宇智波一族遗孤,宇智波佐助,功过相抵,外出游历。

两年后,漩涡鸣人与日向雏田订婚,婚期在一个月之后,漩涡鸣人给多国忍者发出邀请函,包括其挚友宇智波佐助。

佐助手里捏着那张薄薄的邀请函,力道之大快要把它捏破,可那人依旧毫无所觉,紧紧地盯着上面的文字。

新娘:日向雏田     新郎…漩涡鸣人

心神一动,纸张瞬间破碎,飞扬洒下,佐助无神地望着片片纸张,悲伤与不甘交织在眼底。

鸣人…要结婚了吗?

原本以为那家伙只是不开窍,不过没关系,他可以等,多久都没问题。

可是,那家伙,喜欢上了别人…吗?

佐助慢慢挪动脚步,微微颤抖的手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并不平静。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黝黑的眸子亮了亮。

宁次…日向宁次…对,鸣人的话,是因为宁次的托付吧,如果是那家伙,不管是否喜欢雏田,都会娶她吧,因为对于那家伙来说,朋友的托付比什么都重要啊。

佐助停下脚步,回忆了一下邀请函上的内容,婚礼,是在下个月。

去看看吧。

婚礼很盛大,作为四战的英雄,前来祝贺的人也不少,他们一个接一个上去贺喜,鸣人大咧咧地笑着,眼底有着毫不掩饰的温柔。雏田尽管羞涩,却仍坚定地站在鸣人身边,穿着白无垢的她比平时更显温和。

鸣人他…看起来很幸福。

虽然不想,但佐助不得不承认,雏田,确实与鸣人很般配。

佐助苦笑一下,若鸣人是因为宁次,他大可以带他走,可他不能,因为…佐助抬眸看了一眼鸣人。

心爱之人的幸福,比什么都重要啊。

那个家伙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傻小子了,他有了认可他的人,有了英雄的称号,有了…所爱之人。

那么,放弃吧,这段失败的恋爱,只要他幸福,一切都好。

离开的佐助如是想着。

他还是他,却不再是他的他。

以下为鸣人视角:

终于…走了吗?

感觉到熟悉的查克拉离去,鸣人微微喘了一口气,眼底的温柔也散去。

“鸣人君?”白瞳女孩疑惑抬头。

“啊,没什么,该给作为我父亲出席的伊鲁卡老师敬茶了吧?”

“嗯。”女孩浅笑回应,鸣人却出神地看着她。

这样…最好。

我有一个一直喜欢我的女孩,与她结婚,是最好的选择。

于雏田也是,于宁次也是,于小樱也是,于佐助也是,于我…也是。

没有什么不好的,鸣人一遍遍告诉自己。

这样…是最好的结果。

萌新第一次写文,不好请多多指教~